“弃婴”收养调查:6万买女婴报警谎称弃婴,借收养“洗白”落户

一路畅通的“落户”

拿到证明后,姚先生和妻子随即前往当地民政部门申请领养。在收养登记申请表中,姚先生夫妇称收养弃婴的目的是“婚后无子女,养儿防老”,并承诺不会遗弃、虐待小孩。

警方开具证明两天后,6月18日,一份落款为建始县民政局的“认领公告”出现在湖北日报公示栏。公告称,店子坪村罗先生(姚先生岳父)8月14日在自家门前捡拾女弃婴一名,出生日期约为8月14日,请该弃婴的生父母或监护人自见报之日起60日内到民政局认领,逾期政府将依法予以安置。

9月13日,新京报记者再次见到姚先生时,他难掩喜意,“在民政局办理收养还有一系列手续,总算快办好了”。姚先生称,申请领养后,除了提交一些证明外,民政局儿童福利科的工作人员还曾到家中走访,评估收养条件,另外还到村里开了一些材料。

建始县民政局儿童福利科负责人彭申斌介绍,民政局主要评估的是,姚先生夫妇是否符合收养条件,虽然过程中也会询问孩子的来源。对于姚先生夫妇所领养孩子是否真的是弃婴,主要是依靠公安部门的证明来判定。

这也就意味着,一旦领养人拿到了警方的“证明”,就等于给孩子拿到了“弃婴”的身份,一旦办理收养手续,就能成功落户。

为何民警在接警后,未按规定将婴儿送到福利院?姚先生对此的解释是自己“报警前找了关系”。9月15日,新京报记者联系到姚先生所提及的刘姓辅警,但对方表示对姚先生的情况不知情,并否认接警前与姚先生沟通过。其所在的龙坪乡派出所负责人对此表示,“有问题可向县公安局宣传部门反馈。”9月27日,新京报记者将上述情况反馈至建始县公安局政治科,但截至发稿前,对方仍未回应。

对于上述问题,彭申斌的解释是,姚先生带着警方开具的证明到民政局办申领手续时,福利院因为疫情实施封闭式管理,所以并未要求将婴儿送到福利院,临时寄养在姚家。

彭申斌说,期间无其他人家庭提出领养需要,当时只对姚先生夫妇进行了收养评估,姚先生夫妇婚后无子女,年龄、收入等条件均符合收养条件,经核实后,颁发了收养登记证。

新京报记者看到,这份由建始县民政局颁发的“2021收字第0015号”收养登记证上,贴有姚先生夫妻抱着女婴拍摄的一寸照及三人的身份信息,送养人一栏显示为建始县儿童福利院院长詹顺国。

9月14日,姚先生顺利拿到收养证。次日,姚先生在龙坪乡派出所,将女婴成功落户在自己名下。

民政局向姚先生夫妇发放的收养登记证书。 受访者供图

          推荐
          投诉举报

          返回首页

          最新热点

          刷新页面

          返回顶部

          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