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弃婴”收养调查:6万买女婴报警谎称弃婴,借收养“洗白”落户

“买”来的孩子

湖北建始县龙坪乡店子坪村,一栋二层小楼靠山而建,门前种着谷物和蔬菜。客厅里,一名一岁的婴儿站在“妈妈”的怀中,张着小嘴“哇哇”学话。

这是姚先生和妻子刘女士的“女儿”,但模样看起来却和二人并不相像。“我都不敢抱出去。”刘女士说,“女儿皮肤白眼睛大,怕别人说长得不像我们。”

9月11日,面对新京报记者和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的到访,夫妻俩也不避讳女婴的身份——孩子并非亲生,而是“买来的”。

时间倒回至一年前,2020年8月23日,姚先生在一个名为“SL班同学”的微信群内发布求助信息,称自己领养了一个女婴, “户口上不了,大家能不能帮我想个好办法?”

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这是一个有着159名成员的聊天群,群名里的“S”意为送养,“L”为领养。群友都是有送养或领养孩子需求的人,聊天话题也围绕孩子进行。

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在群里潜伏已久。他向记者展示的聊天记录显示,姚先生求助后,有群友建议他购买出生证明落户,也有群友提醒,“千万不要贩卖小孩,现在是数据时代,很快查清小孩的来龙去脉。”

在和上官正义的交流中,姚先生告诉他,自己与妻子婚后5年一直未有子女,后经朋友介绍,花6万多元抱回这个刚出生10天的女婴。

姚先生称,“领养”过程中,他还找来见证人,和女婴生母签了“领养协议”,通过银行转账,把钱转给了对方。期间,孩子母亲把医院的单据和出生医学证明都给了姚先生,他本想借此给孩子落户,却因为证明上写的是孩子生母的名字,无奈计划落空。

女婴抱回家后,一直跟着夫妻俩生活,孩子的生母也没再找来。“这个事儿,本身不合法。领养之后对方肯定不能再要走了,不然报警双方都得坐牢”。姚先生称,要把狠话说在前面,在抱养孩子时,曾明确告诉过婴儿父母,不要再想把孩子要走。

转眼一年过去,原在湖北宜昌做网店生意的夫妻俩,带着孩子回到妻子刘女士的老家,给这个“买”来的孩子落户。

派出所给姚先生开具的“捡拾证明”。 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

          时事热点
          投诉举报

          返回首页

          最新热点

          刷新页面

          返回顶部

          Y